朱令案,与某同学的对谈整理

关于朱令案,与某同学的对谈整理。我认为不管观点如何,在非法律专业人士中普及疑罪从无、自由心证、陪审团等概念是有益的。

——————

@屁清新健脑
对于群情激奋的朱令案,我想说:朱令非常可怜,非常令人同情。但是对于谁是凶手这个问题,必须承认世界上有证据不足的未了悬案,也必须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如果真的想搞清楚事实,惟一能做的是去找证据,包括实地调查以及从当事人、警方以各种渠道获取证据,而不是以汹涌的舆论去迫害孙维。

@rofland
关于“疑罪从无”朱令律师前几天有过解释。西方是疑罪从无+心证(陪审团)。中国以前是有罪推定+物证/口供也还OK。但是自从司法改革成疑罪从无+物证/口供,权贵犯罪,警方不敢刑讯,嫌疑人根本不会招供,而100%物证又不可能,权贵轻易以此为借口就可以脱罪。不是证据不足,而是举证规则的问题。

@rofland
引入西方心证体系,是法制公平的必须。但是司法改革走到这一步,权贵成了受益者,这会导致进一步改革更加难以进行。

@屁清新健脑
问题是,以我看到的证据,证明孙维有罪的证据证明力极弱。在极弱的证据支撑下,以强大的舆论就指明一个人是凶手,又发起一系列运动去迫害她本人,很不妥。另外说一点,舆论让司法机关重新调查是对的,如果公布证据的要求有法可依,也是对的。

@屁清新健脑
即便引入心证,如果我是陪审团,以我现在看到的证据,我仍然会投票孙维无罪。//@rofland: 引入西方心证体系,是法制公平的必须。但是司法改革走到这一步,权贵成了受益者,这会导致进一步改革更加难以进行。

@rofland
强弱是主管判断,不评价。假设你是陪审团,是否倾向于她有罪?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她事后的反应,还有被破解的信件。根据犯罪心理学,她极其犯罪常。此外,疑罪从无是96/97年突然加http://t.cn/zTTcZi0,然后警方才第一次审讯孙。

@屁清新健脑
如果我没看错,破解的信件只说明孙维在组织人对网上的攻击进行反击,没有有认罪。事后反应在哪个国家都不能作为证据的。所以即便加上你说的两条,我仍然认为在现有证据下,孙无罪。

@rofland
你对物证标准高,没有问题。心证的特点就是,它是陪审团的综合意见。只要大多数心证有罪,就可以定罪。所以引入心证,孙必定有罪。

@rofland
在疑罪从无+物证口供的规则下。假设: 某人戴着手套把情敌杀了,然后烧了手套,有个目击证人。如果没有刑讯逼供,怎么才能给他定罪(我可以抵赖证人认错人了)?

@屁清新健脑
证据有很多种的,呵呵,特别是要讲究证据链条。就你举的例子,即便有口供,没有其他证据,孤证也很难定罪。即便没有口供,如果证据链条完整,也可以定罪。至于哪些算证据,哪些不算,这是很专业的法律问题,不是我们浅显的法律知识所能辨明的。

@rofland
可以假定偷走朱令洗发水的是凶手本人。如果外人的,她怎么知道哪瓶洗发水是朱令?若我是孙维室友,一定怀疑是周围人干的。真相大白前,不会跟任何怀疑对象抱成团,更别说集体抱团。

@rofland
室友第一次中毒,原因不明。正常家长必然要保护子女,譬如向学校抗议,换宿舍,换掉所有日常用品。孙维家有么?其它室友有么?

@屁清新健脑
有没有要求换宿舍这么细节的事你我哪去知道去……这种推理哪里能当证据去定人有罪……

@rofland
我的意思,如果有心证,那么我会关心这些事情,因为它能帮助作判断。现在没有心证,所以这类情况,所以法院根本不予理会。

@屁清新健脑
我不是法律专业的,没法给你解释什么才算完整证据链条,但我知道中国法律是有一定标准的。另外你老人家发的都只能叫怀疑和推测,不叫证据。可参考辛普森案,全美国都怀疑杀他老婆的是辛普森,如果我没记错,就因为血样鉴定出了问题,没有构成证据链条,所以无罪了。

@rofland
我也不是法律专业,但是,我的观点copy自法律专业人士。即在现行制度下,无罪。在西方制度下,有罪。辛普森案,我不熟悉。但是背叛无罪的原因应该是有证据证明不是他(true positive),而不是证据不够。譬如某人在南京被杀,但是嫌疑人当时正在上海公司电话会议。

@屁清新健脑
建议仔细阅读辛案,很有意思

@rofland
这件事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朱令的问题。而是关乎中国司法改革的问题。现行制度的的漏洞,必然为权贵所利用。即使孙维无辜,但是以后呢。 回想薄谷一案,难道有完整证据链么?仅凭王立军就能判罪?

@rofland
归根结底,中国的司法是潜双重标准。对平民法治,对权贵“政”治(依靠政治斗争)

@屁清新健脑
这是另一个问题,1、我所反对的只是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对孙维的大量舆论攻击。2、我并没反对司法改革,当然也深刻认识到中国司法还有很多值得改革的地方。我也认为,通过一些典型案例推动司法改革的必要性很大。3、你提到的薄谷开来案,从披露的证据看,正是一个应该疑罪从无而没有这样做的案例

@屁清新健脑
林达夫妇《历史深处的忧虑》第十封信开始,有关于辛普森案的浅显易懂的介绍,包含很多当时的细节,可以参考。http://t.cn/zWW9hKq

@rofland
赞同你说的。朱令案:感情和逻辑上我跟大众一起;规则上,只能无奈同意你。薄谷:是政治的胜利,不是法治的失败。司法改革:难。

我的中国梦

刚写的,呵呵,很久没写blog了,写得挺幼稚,拍砖就拍吧~

《我的中国梦》

习总书记说,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是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的。

最近在和一位从美国海归的很好的朋友探讨中美生活的问题。我从她那里听到了很多令人羡慕的生活细节,比如洁净的几乎没有PM2.5的空气,比如我60平米小房子价格就能换到的湾区的豪宅,再比如不怎么加班等等。我从她那里还重新想起了中国的种种不好。这种比较令她对回国发展这个决定有所动摇。

我曾经有一双“愤青”的眼睛,看我的blog就知道。因此,我对中国的不好有深刻的认识,甚至比她表面的观察深入得多。但两年前我封博了。因为,我决定从新认识这片土地。那种种不好是事实,我认识得并不偏激,但是那只是一个侧面。这不是一个新闻联播中的中国,这不是一个民主分子描述下的中国,这不是一个网络新闻描述下的中国,这也不是很多老百姓嘴里调侃的那个中国。这是一个我天天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喝着这里的水,放着屁污染这里环境的中国。

认识中国,不如说是在认识我自己。我曾经认为老板“不应该”让员工超时工作,“应该”有更好的水,“应该”有更好的奶粉,“应该”制造业发达,“应该”……。是的,很多应该并没有错,从这个角度观察,这个发展中国家还一团糟。但是,自从我去重新认识它之后,我觉得这不正是机遇与乐趣吗?

先说机遇。我一月份到江苏去看了很多大型服装企业的信息化。在信息技术已经发达到为我们创造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很难想象,全世界最大型的服装制造企业的信息化弱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一个局外人会感叹,中国的工业多么落后。没错!但是对一个聪明的IT人来说,这不正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机遇吗?我一个师兄,做了一个项目,编了一个软件,竟然把一个中型服装制造企业的生产效率一下子提高了50%。他现在去自己办公司了,他告诉我,他将成为面向服装行业的全球最顶尖的IT公司。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因为,中国有世界最大的服装制造业,他们信息化程度相当低端,为了利润他们有强烈的改变的意愿,哪去找比这他妈再好的商机啊。

再说乐趣。斗争有斗争的乐趣。在这里,我早饭在睁大眼睛识别劣质奶,上班在咒骂堵车,中饭在忐忑小餐馆的外卖是否卫生,上网在担心自己的帖子被跨省,下班还想着工作没做完,看看某些网站也在奋力躲避病毒。多累啊!但适应了之后,我突然觉得处处与生活斗争、与人斗争、与环境斗争是一种非凡的享受!还有更刺激的呢,看着网上黄浦江上的猪漂啊漂,看着一帮人去为了核辐射抢购盐,亲身参与北京的炒地皮运动等等等等。在这里,永远也不缺乏刺激,太他妈刺激了。太祖说得对,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中国是个大火箭,正在一飞冲天。对,这个火箭内部有很多bug,可能会飞到半途像挑战者号那样变成一个鞭炮爆掉,它也有可能根本不是火箭而是过山车,更可能在半路别人一脚把你踹下去。但是,坐上去,赌一把,真刺激。享受着刺激的同时,抓住无处不在的机遇,能够用自己的努力把某些不好变成好,会不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很牛逼呢?这是一个很爽的游戏,它又刺激又牛逼,那就玩吧。或者换成人模狗样的话应该这么说,当通过hard模式级别的辛勤的劳动种出果实的时候,我相信它将格外甜。

 

秋天的午后

《秋天的午后》

在秋天的午后
看着窗外沉沉雾气
以及一片片的树叶飘落
怎么那么想你

想见到你
给你一个紧紧的拥抱

想牵着你的手
回到家,和你一起做饭吃饭

甚至只想起你的微笑
就像春天来了

献给你

走在雨中,撑着伞
两片树叶落在伞上
像水墨画上轻轻的一抹
一个世界活起来
这是一个礼物
像你一样

2011

2010年,家事幸福安康,国事比2009年顺利,天下事还算凑合吧。

2011年,家事我终于将要拿到博士学位了,是我们家同辈中第一个,很兴奋,谢谢;国事,我想想,中华民国百年,近二十年来你们是全世界华人的榜样,请努力,还请扩大自己的格局,不要只把眼界放在那个岛上;天下事,继续凑合就行了。

好吧,2011年,愿我能找到另一半,对我稍有好感的女同学们可以关注一下我,我其实还是挺稳重、贴心、帅气、阳光的~

祝所有人在2011年幸福安康平安喜乐。

一声叹息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诞辰,在这一天我们有必要来纪念这位20世纪的伟人。伟人,这只是一个中性词,代表他做了很多事情塑造了今天我们的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周遭天天都发生着很多让我们愤怒的事情,矿难、黑奴工、地沟油……。面对这些事情,社会上一直有一种很具代表性的声音在呼唤一个“毛青天”,比如重庆人对自己的市委书记的推崇,就让我看到了毛式的幽灵。某柴童鞋对此如是说:“这都是数千年来对清官明君的渴望。这种渴望延续了这么久,却一次又一次陷入周期循环。”

作为一个愿意去思考的人,我则开始渐渐对这些事情并不那么愤怒,我逐渐认识到,在现有的架构下,发生这些事情是自然的事,不发生才怪了。我现在逐渐认识到,其实需要思考的问题很明了,其实就三个问题:1、需要变成什么样;2、不变会怎么样;3、怎么变成那样。对于前两个问题,需要社会达成共识,对于第三个问题,需要社会体现智慧。

可悲的是,现在的社会对前两个问题远没有达成共识。比如,对于需要变成什么样,当很多人把问题归结到贪官头上时,他/她的答案是抓尽贪官;当很多人渴望一个清官时,他/她的答案是天赐给我们一个清官吧。显然这些都是很荒谬的想法。更为可悲的是,甚至在知识界,前两个问题的共识也没有达成。所以,当社会对前两个问题没有达成一定共识的时候,还不能奢谈第三个问题,远不是社会能展现智慧的时候。

然而,第三个问题是最为重要的。因为,对于一个还有一定逻辑思维能力的人,只要去看看很浅显的入门级读物,如林达夫妇的我最为喜欢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就能对前两个问题得出一些自己的结论。如果没有看过这套书的童鞋,我强烈建议看看里面某一章讲的那个收银机的故事,在我的前面某篇博文里有转。但是,对于第三个问题,不仅我自己也没有答案,甚至我至今还没有看到一个好别人的解答。How to,I don’t know。Who knows?Maybe Hu knows。呵呵

终于,我们可以扯到毛了。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第三个问题如何回答,但是,我知道,对于第三个问题最坏的答案是什么。这个最坏的答案一定包括但不局限于毛式革命、毛式管理、毛式清官传说以及多数人暴力,也就是毛式群众专政。。。

现在最恐怖的事情是,当我们还没有就前两个问题达成共识,还没有就第三个问题展现智慧的时候,事情就以最坏的方式进行了。这是我观察最近几年的社会现象,发现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大禹的爹鲧治水采用的是堵,水很快就漫出来了,唐太宗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所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毛式再世,我只能一声叹息。这就是我纪念毛泽东的意义。

用毛式的话说,可能这就是小资产阶级对革命的恐惧吧,呵呵。

中成药

引言:中成药无效而且贵,医生为了利益还很喜欢开中成药,给患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中成药日益成为医药费高居不下的最大毒瘤。

昨天我去北医三院看病,医生觉得可能是痔疮破裂的问题,给我开了一种栓剂,同时在药单上还列着两种口服中成药,据医生解释,这是活血化瘀,改善静脉曲张的药,可以对痔疮“治本”。

我每次去医院,不管看什么病,感冒也好,外科病也好,药里面一多半的花费都是中成药,甚至有时候全是中成药。我每次都要用尽办法让医生尽量减少给我开中成药的数量,如果全是中成药,我就不废话,根本就不拿药。

中成药有效吗?

我们去看病,总是希望医生将我们的病治好,主要手段是通过正确的药物。然而,医生开出的这些药物对我们的疾病有效吗?

研究一下同一种病开出的西药和中成药的说明书,往往西药都是比较对症的,比如细菌性感冒开出的青霉素类口服药,为了退烧开的阿司匹林之类的退烧药等等;而中成药是否对症就有些问题了,比如病毒性感冒医生经常开的双黄连口服液,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药。所有声称可以治疗感冒的中成药,都说自己可以对付“风寒”感冒或者“风热”感冒,我问过的所有医生,没有任何人能给我说清楚,什么是“风寒”感冒,什么是“风热”感冒。

我们都知道,药物其实很难治疗某些疾病,比如外科病如痔疮,比如病毒性疾病如病毒性感冒。前者一般最好的方法是手术根治;后者主要是靠自身的免疫力对抗病毒,世界上被证实对感冒病毒有一定疗效药物只是在禽流感和甲流事件中名声鹊起的达菲,其他药物都只是对病毒性反应比如流涕头晕等进行缓解。要承认,人类的药物发展水平就是如此,遑论中成药了。

从科学方法论上讲,要确认某个东西有没有效果,除了类似物理的“第一性原理”,也就是从一个基础理论推导出来结论以外,最好的方法是做实验。做实验必须使得数据可信,这就需要用到“双盲法”以及数学统计方法。实际上,医学界通过多年的摸索,总结出了“三期临床试验”或者称之为“四期临床试验”的方法来确定一个药是不是有效。除了青蒿素等不到5种所谓中成药通过了严格的三期临床试验以外,其他没有任何中成药通过严格的三期临床试验的检验药效。其实,就是青蒿素,也只是经过纯化的植物提取物,并非所谓“传统方式”烹制的中成药物,更和“祖国传统医学”毫无关系。

无效的中成药不怕病人吃出问题吗?

这里说清楚了,中成药的疗效是未被证实的。既然其实很简单就能理解中成药对很多疾病并无作用,医生当然就是为了经济利益,比如回扣,在“有用”的西药基础上开一些“没用”的中成药的。但是,我们知道,药物是不能随便乱吃的,医生怎么就胆敢多开一些药呢?难道他不怕病人吃坏了吗?

其实,再研究一下医生开的大部分声称有各种疗效的中成药的说明书,特别是对比西药的说明书来看,中成药的说明书告诉了我们这个奥秘。

从中成药的说明书上看,中成药的主要成分语焉不详。西药的药物主要成分一般来说非常清楚,某些西药甚至将药物主要成分的分子式都画在说明书上。而中成药的主要成分往往写成“金银花、甘草、XXX、XXX”这种形式,遑论定量了。而且就中成药的主要成分来说,我见过的大部分中成药都是在几种常用的植物如金银花、菊花、甘草等基础上加一两味不常见的药物。另外,药物的作用语焉不详。西药说明书上一般有药物动力学,起码应该写清楚药物在血液中的衰减期等等。而中成药从来没见过药物动力学这一说。

其实,大部分中成药仅仅是在常见的药物上增加一两味不常见的药物,由于很难有定量的检测手段,是否增加了这一两味药物也说不定。我听闻江湖传闻,某些中成药就是淀粉。不过这个传闻我不负责,道听途说而已。所以,这些药不能治病,但是也吃不坏人。你说你吃无非吃点儿金银花、菊花。我天天拿菊花泡茶喝呢,这种东西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为什么医生更喜欢通过中成药来增加收入?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假设,西药和中成药对医生都有回扣,为什么医生更乐意通过中成药来增加收入呢?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我们说的中成药是安全的,即便加几种也不会吃出问题。西药就不一样了,每种西药都有严格药物作用和药物动力学,这个说明书一般是药典的引用,不会乱写。一剂西药吃下去,在很大的概率上,药物的作用就会发生。如果没有发烧,医生乱开退烧药,很可能就造成病人的危险。而且,如果没有发烧,医生有任何理由开一盒退烧药吗?清清楚楚的说明书,让病人完全可以读懂,病人没有发烧,拿到一盒退烧药,不找医生理论清楚才怪。

其次,中成药的回扣更高。这个奥秘还是隐藏在中成药的成分定量语焉不详上。真正为一个病既吃西药又吃中成药的人可能有这个经验,西药的一盒可以吃比较长的时间,而中成药的一盒吃的时间要短得多。或者可以到各大医院的西药房和中药方观察,西药房发放药物每种药物给患者的盒数明显较中药房少得多。造成这个原因是,中成药由于药物含量不详,到底该吃多少就由药厂自己包装决定了,一盒20片,一次吃五片还是一次吃一片,都由药厂自己定。无良的药厂当然会定成一次吃五片。而西药既然不可以乱增加用量,那么一般是尽量减少包装的,因为可以通过浓缩等技术让药物更集中于一片之中,这样可以降低成本,让单位计量的药卖得更便宜一点儿,增加竞争力。

我们来算账,一盒中成药30块,一盒西药50块,而一盒中成药能吃两天,一盒西药能吃一个礼拜,哪个花费更多?那么,哪种医生拿到的回扣更多?

中成药已经成为医药费高居不下的最大毒瘤

在医疗体制不可能改的情况下,医生必然还是只能靠回扣维持生活。这里我要说清楚,不是每个医生都自己靠回扣生活,有时候药厂的返利是针对科室或者医院整个的。但是所有医生的奖金,一大部分都来自药厂的返利。请医生童鞋们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自己是一个好医生,但是你可以算算,病人的诊疗费是不是足够支付你的收入?当然,其实,有些科室医生收入的主要来源不是药,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检查费,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医生既然靠药物的回扣生活,为了病人不会吃出问题,一定会开相对安全的中成药;为了获得更丰厚的利益,一定会开回扣相对最高的中成药。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如果不据理力争,每次药费,一多半都是中成药。

然而,某些部门甚至整个XX,又在“保护祖国传统文化”的名义下,提倡“大力发展中医药产业”,甚至这是作为XX的重大战略来抓的。在这种大方向就错误的政策指引下,多少蝇营狗苟的勾当就堂而皇之的产生了。

呜呼哀哉,苦的还是老百姓。

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童鞋们,可以自己去翻阅方舟子的新语丝网站,有专门的中医药专题。同时,更多人的应该提倡对中医药“废医验药”的观点。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